绝情蛊 2xxkalm3

[複製鏈接]
e5平,你 發表於 2019-10-16 09:13: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云滇终年布满瘴气,陌道人只觉一路走得头昏脑胀。   

  传言云滇有金蚕蛊,刀不入兼有剧毒,公子羽便遣了青龙会分舵主陌道人去寻那金蚕蛊的饲主。   

  只可惜陌道人自小生活在真武山上,未曾见识过苗疆的瘴毒,长时间置身瘴气之中也不运功抵御,难免着了这瘴毒的道。   

  等他清醒过来时,身在苗人的吊脚楼中,险些将身边忙碌的女子错认成了白依晴。   

  “酱油,我知道你饿了,但他和清秋一样是都八荒弟子,所以你不能吃他。”女子声音清脆,说出的话却让陌道人毛骨悚然。若不是他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出门穿了真武道袍,这会儿大概便已成了他人的腹中餐。   

  “诶,你醒了?”女子放下手中一个锦盒状的物事,走到陌道人身边,“你是第一次来云滇吧,不适应林子里的瘴气,幸好我路过救了你。”   

  “多谢姑娘相救,先前恍惚间听见姑娘所言的清秋,可是五毒弟子陌清秋?”   

  “你认识清秋?”   

  “大概可以算作旧识,只是许久不得音讯,也不知他近日过得如何。”陌道人顿了顿,索性问了出来,“姑娘久居云滇,可知道金蚕蛊?”   

  “那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的酱油就是金蚕蛊。”女子笑了起来,打开锦盒,一只通体金色的虫子晃悠悠地飞到她手里,那虫子长得胖乎乎的,完全没有传闻中金蚕蛊那样有威慑力。   

  “…在下真是大开眼界,既已来了云滇,在下想去拜访一下清秋,姑娘可知他在何处?”   

  “你也不必总是姑娘姑娘地唤我,倒显得见外,既然你是清秋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了,我叫江沫,你就叫我沫沫好了。清秋就住在不远处的羲和谷。”   

  “多谢江沫姑娘,告辞。”   

     

  陌道人离开江沫的吊脚楼后,没有立刻赶去羲和谷,而是在中途点燃了青龙会的信号,等了片刻便有潜藏在云滇的青龙会弟子出现了。   

  “陌统领。”几人向陌道人行礼。先前他尚未来得及联络便失去了意识,幸好为江沫所救,还免去了寻访金蚕蛊的麻烦。   

  “你们几人住在此处,对江沫此人可有了解?”   

  “她是前一任五毒教圣女的女儿,五毒弟子陌清秋的妻子,但是他们两人平时很少与人往来,属下能掌握的信息很少。”其中一人说道。   

  “陌清秋的妻子?陌清秋不是住在羲和谷么?”陌道人皱眉。   

  “两人成婚已有一年,陌清秋自与江沫成婚起便未回过羲和谷。”另一人道。   

  “你们先退下。”陌道人压下心头疑惑,向羲和谷走去。   

     

  问了许多人,终于找到陌清秋的住所,陌道人径自上前叩门,立刻有人将门打开了,陌清秋面无表情地直直站在门前,这姿势总让陌道人觉得他是早就在门口等着给人开门的。   

  “尘寰,好久不见。”趁着陌道人还味反应过来,陌清秋便开了口。   

  “……清秋。”陌道人微微拱手,算是打了招呼,自欺欺人地想,也许只是巧合吧。   

  两人对坐寒暄了几句,陌道人终于将话题引向了江沫,陌清秋一脸认真地回答他,“江沫是我最爱的女子,我这一生只会爱她一人。”   

  陌道人听完,忽然轻笑了一声,“那么一年没有回羲和谷的清秋为什山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么偏偏在今天回来,就好像算准了我会来一样。江沫姑娘,我想只有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吧。”   

  江沫从窗子里跃入,一脸无辜地道:“清秋、道长…沫沫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只是…想来看看清秋。”   

  “来看清秋?江沫,你为什么要对清秋下蛊?”陌道人沉声质问江沫。   

  江沫“吃吃”笑了起来,“诶呀,被道长发现了该怎么办呢?幸好我知道道长来云滇是为了金蚕蛊,道长一定很怕我们家酱油吧。”话音未落,金蚕陕西最好白癜风医院电话蛊晃悠悠地从江沫怀里飞了出来。   

  “你以为,我真的对金蚕蛊无可奈何?”陌道人侧身避过金蚕蛊吐出的金丝,将食指与拇指在一个装着白粉的小匣子里蘸了蘸,便伸手向金蚕蛊捉去,生生用手捏住了金蚕蛊的双翅。   

  “酱油身上有剧毒,你要死了。”江沫笑道。   

  “那可不一定。”陌道人挑眉,将金蚕蛊装进了匣子里。这盒粉末是迟英从古墓中挖出来的,后来打输给了陌道人,他便将这盒粉末给了陌道人。这粉末看似平淡无奇,却是毒物的克星,只可惜先前陌道人低估了瘴气的厉交感神经型颈椎病症的一些介绍治疗皮肤病医院哪家好,尚来不及使用这粉末便神志不清了。   

  “没有了金蚕蛊,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说吧,你对清秋做了什么?”    治疗牛皮癣最新方法有哪些如何有效治疗

  “道长有没有听说过绝情蛊?”江沫见陌道人脸色迷茫,有些得意地说了下去,“世人只知道情蛊,却不知道绝情蛊才是这世上最厉害的蛊。但是没有人能够绝情,除非……”   

  “你是说清秋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就是我杀了他呀。”江沫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去了趟中原就变心了喜欢上了一个太白弟子,还说些什么将我当做妹妹的鬼话,他可是早就说过要娶我的。这样负心的人,只有在死了以后才会对人一心一意的吧。”   

  “所以你杀了他,再用绝情蛊把他变作你的傀儡?”陌道人叹息,“你真是疯了。”   

  “我娘死了,我只有他了,我不能失去他。”江沫垂下头,哭了起来,反复说着“我不能失去他”这一句话。   

  陌道人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偷偷离开了。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沫与陌清秋的确是永远在一起了。   

  离了蛊母的金蚕蛊,很快便会失去生息,陌道人苦笑了一下,这一次,倒是要辜负公子的期许了。没走出几步,喉头一甜,吐出一口血,摇摇晃晃的身子却被人扶住。   

  “余毒未清又动真气,这次你大概要多休养几天了。”女子声音温婉,轻声叹了口气,“公子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金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即将在京启动蚕蛊被毁恐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要紧,有医术无双的观止在,即便是我已见了孟婆,你也一定会把我拉回来的。”陌道人轻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羲和谷。   

  清秋,暂别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1-14 13:51 , Processed in 1.062008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