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与一个情圣的故事

[複製鏈接]
okwwu 發表於 2019-10-16 11:52: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两个女人与一个情圣的故事
      
   
    我叫他三哥,因为他在我大学寝室排行老三。
    大伙管三哥都叫外号,“情圣”。
    这是个在同学之中不是秘密的秘密,情圣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对象,上大学时就处了四年了。情圣说,这辈子非她不娶,情圣的青梅竹马大家都见过,蛮漂亮的。原以为这可以说是铁杆儿的对象,定会拴住情圣的心,谁知道花开两朵,情圣又有了女朋友,还是我们同班的姐姐。虽说情圣和青梅竹马在两个城市读书,他的新女友和他在一个学校。但是这青梅竹马是他公开承认的未来三嫂,不管新女友是一起的同学也好,保守点的人自然有点不理解。这话又说回来了,外人不理解又怎么着,你要明说,好像有红眼病,有嫉妒的嫌疑。
    短短的大学生活,是真的美好的没话说,却是匆匆而过。
    毕业时,情圣是拥抱着前来的未来三嫂,回过头来还对给了她几年性和安慰的同学姐姐来了个飞吻,分别时大伙真都说出了真心话,“情圣就是情圣,了不起,他这本事哥们儿起码得四十岁才学会。”
    乖乖,他啥本事,你四十岁想背着老婆包二奶呀。
    毕业一年多没见,这次萍姐结婚,让我们好多的人又聚到了一块。包括情圣和他当年的女友姐姐都碰到了一起,萍姐为人热情,大伙是喝过喜酒,经不住盛情挽留,又多打扰了一晚。
    也就是这一晚过后,让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很多事。
    萍姐的婚礼,我是带着女朋友一起来的,我的女朋友是个心理学家,这大伙都不知道,还以为是个教书的呢,我也没提过。其间,因为在婚礼时有一个小插曲,让我的女朋友和情圣的女友姐姐熟悉了。晚上,我因为和同学们修长城,自然冷落了女朋友,还好她比较事故,就与情圣的女友姐姐开始神侃了起来,其中她们聊了什么我是在回来后才知道的。
    原来,情圣已经和青梅竹马在毕业后不久分手了,和女友姐姐竟也没有在一起,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
    女友终于告诉我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女友姐姐上大学前,曾经被人强暴过,曾经遭人强暴的伤害使她患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她开始从心理拒绝男人,不再对男人有正常的人应有的感情,甚至到与男人的正常交往也开始出现障碍。
    就在她最苦恼,甚至想到了轻生时,一次同学聚会后,在酒醉后借着酒劲的情白癜风康复成果展圣,勾引了女友姐姐,当时女友姐姐轻生之心已决,只是想到自己还没有真正做过女人,死了也闭不上眼,就让情圣在她死前了了她的心病吧,情圣当然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也许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呢。
    也许上天可怜女友姐姐吧,事情过后,她却发现与情圣在一起,她完全正常了,甚至,她尽然从心理疾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怀着对生命的热爱,她又走进了另一个误区,她向情圣说明了以往她自己的事,当然表明对情圣勾引一事并不计较,希望已经有女朋友的情圣能够分一份爱给自己,哪怕自己永远没有名分,只要情圣愿意她随时都可以献出自己的身体。
    情圣当然答应了,却不是分一份爱给女友姐姐,而是把她当成了发泄性欲的工具。
    女友姐姐天真的以为遇到了知情的男人,怀着对情圣的青梅竹马的愧疚,和对情圣的爱顽强的生活着。
    一句老话说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女友姐姐没有想到情圣的青梅竹马会独自来找自己,当两个女人,在酒吧阴暗的灯光下,以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解点滴型白癜风应注意决问题时,女友姐姐投降了,原本这就是不属于自己的“爱情”,这正是她向这个自己伤害的善良女孩忏悔的机会,也正好让她那颗因为愧疚而受折磨的心能得到一丝的安慰。她道出了和情圣的故事的原原本本,并表示宁可死,也会把情圣还给她,虽然她对情圣也是深深的爱着,但她宁愿放弃。
    女人啊,善良的女人啊。
    当听明白了女友姐姐的话后,情圣的青梅竹马却思索起来了,故事说到这,我想称赞一下伟大的女同胞们,有的时候,一些年纪尚轻的女性,竟能做出体现人性伟大的举动,其中就包括这里的两个女人。
    她们的第一次接触并没有结果,在相约对情圣保密的誓言下,两个女人同时开始了思考,情圣的青梅竹马或许因为是学习师范的,学习过心理学,比较理性的分析了情圣这个和自己相爱了几年了解的不能再了解的人。
    人就怕认真和理性的看问题,青梅竹马终于认定情圣并不是女友姐姐所想的知情之人,更不是自己当年的所爱的纯情专一的男人。我想,在这个时候,她一定也伤心过,为自己多年的青春和美好恋情的幻灭深深的伤心过,她是如何挺过来的,我不得而知。事实确是,她选择了帮助和自己一样被欺骗,更可怜的女友姐姐,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她带她找了心理医生治愈了女友姐姐的病,并且,还平静的给这个故事画了个句号,为了各自的将来,她们选择了平静的和情圣分手,在她们一起毕业的时候。
    而且善良的她们还给了一个让情圣坦白的机会,遗憾的是情圣没有把握住。
    直到毕业时是否她们还和情圣发生过关系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她,两个女人解脱了。
    也许在感情世界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情圣。
    当女友告诉我这些时,我怎么也想象不出身边会发生这种仿佛是电视剧里胡编出来的故事,女友却笑我说,“就你六十岁都甭想背着我包二奶。”
    我是无法当“情圣”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1-23 10:02 , Processed in 1.070039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