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複製鏈接]
okwwu 發表於 2019-10-16 15:15: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春天,我走过那片矮蚕豆林,总忍不住有摸摸它们的冲动,然而每每伸出手,总是黯然地握回五指,慢慢放下。这抓不住的,只能在风中摇曳的,也许,不仅仅是蚕豆林。

  记忆中,蚕豆林一直在那儿,伴着一条不知源头的河流,它注视着长年累月流淌不息的河水,不时在风中轻轻摇动,似在叹息,又似在思考,在记忆。当河水污浊,楼房更替之时,它依然在那里。

  它只是一种纪念。也许,是对童年的纪念。

  童年,和它一样高的我与和我一样高的伙伴们,吵闹着,欢笑着,在蚕豆林中捉迷藏,躲起来的时候,屏气凝神,一动也不动。那时候,整个世界是绿色的,安静的,微风从叶片的缝隙中穿过,眼看就要将屏障吹开了,正焦急,又一片蚕豆叶从另一侧摇来,紫色的花上带一串串黑白的斑点,不偏不倚挡住了“猎人”的视线。那蚕豆叶亲吻脸颊的感觉是甜的,那蚕豆林清新的味道是甜的,于是在满世界的香甜中闭着眼睛,深深呼吸,忘了声音太大。猎人便循声拨开蚕豆丛,得意地咧开嘴,指着我大叫“找到啦找到啦……”我追了上去,他逃开来,一撞撞到另一个躲藏者。于是在“哈哈”“啊啊”的大笑声中,孩子们嬉戏着,像一串欢乐的音符流动在天地间,蚕豆们欢快地摇曳着,空气中的甜香仿佛是他们无言的笑声……

  春天,那片矮蚕豆林也走过我!它们年复一年地立在河边,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村庄的注视,我长个儿了,上学了,就不再有捉迷藏的空闲了。不过上学放学的间隙,孩子们三五成群总要在田地里停留一会。据说蚕豆花中有个叫做“小耳朵”的,谁找到了它就会得到幸运。昨天,我仔细摘遍了这一片但兴许会有遗漏的吧,于是今天,我拨开蚕豆丛继续细细地找。蚕豆哗啦啦啦地白癜风山东哪家医院好摇摆,像摄像机一样记录着我认真的眼神,执着的搜寻。

  蚕豆们也要枯荣的,但他们的记忆却代代相传,蚕豆祖父给蚕豆儿子讲孩子们捉迷藏的方法,蚕豆儿子给蚕豆孙子讲我们搜寻蚕豆花小耳朵时的专注,蚕豆孩子也记着,便注视着今天的孩子们。

  它见过我放飞过的红蜻蜓,它见过我大笑后露出的漏风的门牙,它见过我委屈时撅过的嘴……甚哪里能根治白癜风至有一天,它看见我悲悲戚戚地跟着一群人,到近处的山上去埋葬我的爷爷,于是想起蚕豆父亲说过的情景:女孩和她爷爷日复一日去街上喝茶,女孩慢慢推着自行车,爷爷弯腰扶着女孩的车把,他们曾经一遍又一遍地走过蚕豆林,蚕豆们在微微摇曳中记录下温馨的一幕幕……

  春天,我再次走过那片矮蚕豆林,蚕豆们似乎是永恒的纪念,那些过去的故事,那些不能再来一遍的童年,那些不能再见早期白癜风怎么治疗一面的人,此刻却清晰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是的,水流过了,也许,不会再回来,树木干枯了,也许不会再绿,而这些蚕豆们,却通过代代相传的方式,将一切记在那沙沙的摇曳声中,在特定的时候,放映出来,让路过的我一下子触痛,在泪光中清晰地看到平素那抓不住的过往和回不来的童真。

  蚕豆们,就是一种永恒的纪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鴨流行美工設計》

GMT+8, 2019-11-23 09:14 , Processed in 1.073222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6-2019 Comsenz Inc.Themes by Duckart 小鴨美工

返回頂部